<var id="hrvvn"><video id="hrvvn"><listing id="hrvvn"></listing></video></var><cite id="hrvvn"><strike id="hrvvn"><thead id="hrvvn"></thead></strike></cite>
<var id="hrvvn"><strike id="hrvvn"></strike></var>
<var id="hrvvn"><strike id="hrvvn"></strike></var>
<var id="hrvvn"></var>
<var id="hrvvn"></var>
<cite id="hrvvn"><video id="hrvvn"><thead id="hrvvn"></thead></video></cite>
<cite id="hrvvn"><video id="hrvvn"><thead id="hrvvn"></thead></video></cite>
<var id="hrvvn"><strike id="hrvvn"><listing id="hrvvn"></listing></strike></var>
<var id="hrvvn"><strike id="hrvvn"><listing id="hrvvn"></listing></strike></var>
<var id="hrvvn"><strike id="hrvvn"></strike></var><var id="hrvvn"></var>
<var id="hrvvn"></var>

customer 烈酒知识

rioireowr

了解常识,美味畅饮

提到干邑(cognac),你是否还会联想到坐在壁炉边的真皮沙发上、吸着雪茄、听着古典音乐、摇晃着酒杯中金黄的XO酒液、西装革履的中老年男性?

          这种“成功人士”的形象确实是此前干邑酒商们试图传达的概念。不过如今,有些老派的高高在上的品牌形象,却似乎已经成了一个负担。

干邑目前仍然是中国大陆最受欢迎的洋酒品类,市场调研机构欧睿咨询(Euromonitor)的数据显示,2016年干邑整体销售额预计达到395.28亿元,大约是威士忌品类的五倍左右。

2016年,全球干邑销售额同比增长2.3%。不过自2012年以来,干邑在中国市场一度陷入困境,市场规模连年缩水。这一方面来自政府的反腐反奢侈政策对高端酒类的冲击;另一方面,干邑也受到了来自威士忌等其他烈性洋酒品类的围剿。

干邑酒商们知道他们在中国市场面临的麻烦不少,不过他们仍愿意将中国视作与美国市场同样重要的未来增长点。土豪们在酒桌上豪掷千金为高价美酒埋单的好日子已经过去了,年轻的中产阶级——就像每一个行业都挂在嘴边的那样——将是干邑品牌在中国市场的希望。


干邑是怎么高贵起来的?


“我们第一次喝干邑是在纽约的一家地下酒吧(speakeasy)。那是一个比较高档的地方,我们可以边喝干邑边抽雪茄?!?/span>JahanYasmine来自美国芝加哥,是2011年出道的电音朋克组合Krewella的成员。像很多千禧一代的年轻人一样,这对20岁出头的姐妹在年少成名后,也想体验一下富裕人士的生活方式。

干邑是白兰地的一种,以法国波尔多以北的干邑区种植酿造的葡萄酒为原料,经过壶式黄铜蒸馏器二次蒸馏,在橡木桶陈酿后调和而成。根据橡木桶陈年熟化的时限,干邑又分为VSvery special,陈年至少两年)、VSOPvery superior old pale,陈年至少四年)和XOextra old,陈年至少六年)等级别。

与香槟(champagne)一样,干邑也是因产地而得名?;痪浠八?,无论是保乐力加(Pernod Ricard)旗下的马爹利(Martell)、LVMH集团的轩尼诗(Hennessy)还是雷米君度(Remy Cointreau)的人头马(Remy Martin),全世界的干邑都是来自法国西南部这个不到十万公顷的区域。这意味着,如果全中国有10%的人口每年消费一瓶干邑,那整个干邑区的产量就会供不应求。

白兰地曾经是全球最畅销的蒸馏烈酒,而干邑更是其中翘楚。彻底改变干邑历史命运的事件发生在大约150年前。1868年,一种叫做根瘤蚜的小虫席卷欧洲,它们吸食葡萄藤根部的汁液,给法国酒庄带来了毁灭性的打击。葡萄酒商开始在欧洲之外寻找适合种植酿造葡萄的产地,新世界葡萄酒自此登上历史舞台,葡萄酒产业的“欧洲中心主义”遭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

以法国葡萄酒为原料的干邑在这次浩劫中未能幸免,此后十余年干邑近乎停产。干邑的稀缺性导致其价格水涨船高,不再为普通人日常享用得起。

品牌商的营销加深了这一刻板印象。即使在根瘤蚜?;崾蠛芫?,大多数消费者仍然将干邑视作名流和特权阶级的饮料。对于普通消费者来说,只有在人生中特别重要的场合,才舍得开一瓶干邑纪念。


谁在抢干邑的生意?

          

           根瘤蚜的受益者,无疑是威士忌。

           在根瘤蚜肆虐的岁月中,全世界的烈酒消费者们只能转向以麦芽和谷物为发酵原料的威士忌或波本。19世纪末,威士忌取代了白兰地,成为美国销量第一的烈酒。当时美国流行的鸡尾酒也主要以威士忌或波本为基酒。从菲兹杰拉德的名作《了不起的盖茨比》,到1950年代雷蒙德·钱德勒的侦探小说《漫长的告别》,无论是东海岸的名流派对还是西海岸的落魄酒鬼,都一瓶接着一瓶地畅饮着威士忌,寻欢作乐或借酒消愁。

从全球范围来看,目前威士忌的销售量已经达到干邑的9倍。在干邑的故乡法国,这一数字甚至达到12倍。在19952005年,威士忌先后在中国台湾和香港地区超越了干邑,成为当地最主流的洋酒品类。

在中国大陆,最为畅销的烈酒是中国白酒,较早进入的干邑仍然保持着对威士忌的优势。2013年,由于高端奢侈消费受到打击,干邑在中国的销售额从前一年的480亿元跳水到436亿元,骤减近一成?!叭タ獯妗背晌放粕毯途坦ナ暌桓霾辉柑峒暗墓丶?。

威士忌企业已经开始觊觎干邑的市场。根据全球最大的烈酒商帝亚吉欧(Diageo)的统计,中国超过65%的洋酒消费者表示在过去一年既饮用过干邑也饮用过威士忌。去年,帝亚吉欧表态将提高中国市场的单一麦芽威士忌等高端产品的份额,以争取这批摇摆的饮者。

 
TOP
宝博体育